主页 > 仿古金属瓦 >
极兔快递的内卷之路:高补贴烧钱起网 价格战后再降派费 有县城加
发布日期:2021-06-10 00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当快递价格战今年3月在义乌再度打响时,远在东北的极兔速递二级加盟商周霞(化名)没听到过什么消息。

  到了4月上旬,周霞在对账时突然发现,自己的平均到手派费又降了每票2毛钱。此时距离这次派费下调已经过去了五六天,但没有任何人通知她。

  算起来,这已经是她自2020年8月加盟极兔后,遇到的第四次派费下调了。9个月的时间里,她的平均到手派费从每票1.44元下降至0.95元。“一而再、再二三地降派费”,“我是加盟商,不是打工的,就算是打工的还可以维权呢。” 周霞抱怨道。

  措手不及的周霞随后与快递员沟通,希望能够将给到快递员的派费从每票1元降低至0.8元,但遭到部分快递员的拒绝。这意味着她有部分单量需要承担每票5分钱的亏损。但周霞称,每票0.8元的派费也不是让人无法接受,这是当地通达系快递员到手派费的平均水平。

  支付高额的派费,正是极兔早期扩张策略之一。2020年3月,极兔正式宣布在国内起网。依靠着承接拼多多的巨量电商件,以及OPPO加盟商雄厚资金的支持,这匹同样有着“步步高系”背景的快递黑马,在今年初将日单量快速提升至2000万单的行业“盈利生死线”。

  与此同时,极兔也在不断引起争议。2020年下半年,三家通达系公司发文“封杀”极兔。今年4月9日,因极兔、百世整改未达要求,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关停了两家公司转运中心的部分设施。而拼多多近期多次发布声明,表示其对极兔无投资关系、无特殊合作、无政策倾斜。

  而极兔今年3月在义乌引领的价格战,还将快递业的深度内卷,以上市公司业绩滑坡的方式展露出来。今年一季度,韵达股份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了31.6%;通达系排名靠后的申通快递更是同比由盈转亏,录得归母净亏损8952.15万元。

  2020年8月,从没接触过快递业的周霞,抱着“极兔和拼多多走得近”、“干极兔能挣钱”的想法,加盟了极兔。合同写明,周霞需要缴纳2.74万元的费用,包括押金1.5万元、加盟费1万元、快递系统工号维护年费2400元。

  合同还约定,当她的片区每日派件量超过1000票时,周霞享有优先加盟权,但她必须得裂变新开一个工号,并再次缴纳2.74万元的综合加盟费用。如果不愿意裂变,也可以将片区交还给公司。

  她所在的东北某地级市,此前由一级加盟商代理。在一级加盟商发展二级的过程中,周霞接手了部分片区,当时片区的每日派件量就有600多票。不久后,周霞再次缴纳2.74万元,完成了裂变。

  周霞告诉搜狐财经,她的片区最初派件量较小,快递员很难挣到钱,而且通达系的快递员也不愿意跳槽来新公司。所以,她只好开出高于同行派费水平的每票1元,招聘新人入行。而且由于当地不允许电三轮上路,她还要向快递员支付油补。

  当时一级加盟商给周霞的平均到手派费是每票1.44元,她可以吃到四毛四的差价。不过,减去员工及主管工资、租金、油补后,周霞仅处于微盈或打平的状态。真正让她盈利的,是省公司在最初3个多月给到的每月6000元客服及租房补贴。

  好景不长,就在她补贴政策结束的前后时间,极兔开始逐步下调派费。周霞称,在2020年11~12月,先是省公司每票降了一毛钱,然后一级加盟商又分两次每票各降了一毛钱。

  今年1月,周霞的平均到手派费已经下降至每票1.14元,每票的毛利大概是1毛多。作为应对,她也将给快递员的油补接连下调,直至取消。

  虽然极兔的业务量增长迅速,周霞片区的每日派件量在当时攀升到接近2000票,但与之相比,盈利较好的揽件业务单量仍然较小。因此,她开始陷入了时而因揽件量增加微盈、时而亏损的局面。

  进入4月,周霞片区的每日派件量上升至大约2500票。而省公司未提前通知而直接降低的每票2毛钱派费,则加剧了她的亏损。经周霞询问,省公司表示,极兔大概在未来几个月就要实现业务量的翻番上涨。言外之意,降派费减少的利润可以通过冲量弥补回来。

  周霞承认,当地通达系快递员的平均到手派费就是每票0.8元,如果之后她能够以此价格招到新员工,她每票派费的毛利仍有可能达到1毛五,薄利多销的逻辑也有可能成立。但极兔频繁降派费的做法,最终让她的愤怒爆发了。

  她认为,接手的时候,公司说过早期是扶持大家,以后派费肯定会降,问题是“降得太快了”。“干的时候你就没多长时间就黄了,我都认。但现在的势头是不是极兔越来越好,而我越来越不好。”周霞说。

  感到失望的周霞,决定将自己的片区兑出去。据周霞所说,今年过年前有一家每日派单量1000多票的片区,以13万元转让了。但由于降派费的原因,如今当地的极兔二级加盟商都在往外卖片区,市场行情并不好。

  再加上二手买家需要缴纳1万元开工号费、1万元过户费的新政策的影响,周霞每日派单量2500票的片区现在只能卖到12万元。而周霞称,加盟至今,包括综合加盟费用、房租、扫码枪等在内,她的未收回成本大约是10万元,“折腾一年,相当于我白玩一趟”。

  周霞设想过,在最坏的情况下,片区没卖出去,可能需要走到打官司那一步。但她的合同上没有涉及派费,也没有二手买家需缴纳开工号费、过户费的信息。对于打官司的结果,她并不乐观。

  西北某县的极兔快递员韩云(化名)今年4月底表示,2020年4月加盟时,上级给他老板、二级加盟商付军(化名)的名义派费分别为义乌件每票1.2元、非义乌件每票1.4元。

  由于他们所在的县城离地级市较远,需要自己去一级加盟商处拉货,每票还要支付三毛钱运费。因此,付军当时的到手派费分别为义乌件每票0.9元、非义乌件每票1.1元。而韩云当时的到手派费为每票0.8元。

  伴随着极兔多次下调派费,今年4月,付军的到手派费分别下降至义乌件每票0.4元、非义乌件每票0.7元。经历了2020年10月、12月及今年4月的派费下调,韩云的到手派费也已减至每票0.5元。但路途较远、需要自己拉货的乡镇网点,到手派费只压缩为每票0.6元。

  这使得付军每送出一票义乌件,都要承担一毛钱或两毛钱的毛亏损。今年4月,付军片区的每日派件量已经由一年前的几十票暴涨至3000票,庞大的单量更增加了付军的损失。

  韩云称,付军把每日派件量做到1500票时的亏损是十几万元,到今年4月已经亏损了约20万元。付军雇不起司机,只能靠自己从地级市拉货,白天再自己送货。另外,由于经常被罚款、派费下调,付军拿到的派费不足以支付快递员的工资,只能拖延发放。

  据韩云所说,他在极兔最高曾领到过5000多元的工资,但延迟到4月下旬发放的今年2月的工资,仅有3000元左右。不过,韩云在5月上旬又告诉搜狐财经,上述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。

  此前造成付军“送一票亏一票”的义乌件,正是今年3月至4月初义乌快递价格战的产物。

  “得义乌者得天下。”谈及不久前的价格战,华东某地级市的通达系一级加盟商谢林(化名)脱口而出。据邮政部门数据,今年一季度,金华市(包含义乌市)的累计快递业务量为23.65亿件,比排名第二的广州市高出4.54亿件。

  但金华市快递业今年一季度的单票收入仅为2.88元,而同期广州市的单票收入可达8.81元。作为全球重要的小商品集散中心,义乌发送的电商件以小、轻、量大为特征,单票价格本已偏低。民营快递巨头针对这类优质快件实行的以价换量,进一步压缩了其单票价格。

  受益于薄利多销策略推行、国内电商行业快速发展,快递巨头近年规模显著增长。据兴业证券及邮政部门数据,2014~2020年,通达系公司业务量由7~23亿件增长至85~170亿件,而全国快递业务量则由139.6亿件增长至833.6亿件;通达系业务量占比由59%上升至73%。

  激烈的价格战,也使快递巨头陷入低质发展困境。2014~2020年,全国快递业单票价格由14.65元降至10.55元。2017~2020年,通达系公司剔除派费的单票价格由约2元降至约1元,韵达、圆通、申通的单票毛利由约0.5元降至约0.1元。由于加盟商经营困难、快递员派费减少,通达系网点异常、快件积压的现象时有发生。

  因此,新秀极兔在义乌下场参战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2020年3月,义乌的快递黄牛曾曝出每票8毛钱发全国的价格。但在当年7月,据亿豹网报道,某通达系公司发货量超过3000票且均重低于0.5公斤的发货价格,已由每票1.3元提升至2.1元。

  综合媒体报道,由于通达系涨价,再加上拼多多平台的政策倾斜,极兔义乌区域当时业务量暴增。随后极兔也上调了价格,但比通达系仍有价格优势。2020年8月,义乌极兔的发货价格一般可以做到每票1.3元。

  到了今年3月,极兔成为了本轮价格战的引领者之一。据《棱镜》报道,因总部对义乌的拼多多商家给予运费补贴,义乌极兔超万票大单小件的发货价格降至1元。更轻的快件,发货价格最低可做到8毛钱。

  极兔激进的降价打法,很快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。4月6日,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对极兔、百世出具警示函,以快件处理场所存在不同程度安全隐患为由警告两家公司,并告诫其不能用低于成本价进行低价倾销。4月9日,两家公司义乌转运中心的部分设施被关停。

  政府的介入,叫停了义乌快递业的价格战。义乌某云仓老板宋涛(化名)表示,目前义乌快递的价格已经回弹,圆通、申通、百世、极兔的发货价格都在每票1.4元左右。如今全网最低价在义乌周边的诸暨,那里均重0.1公斤的袜子的发货价格大概是每票1.1~1.2元。

  宋涛透露,实际上义乌区域的“极兔还是便宜一点”,同样都是每票1.4元的发货价格,极兔的均重为0.5公斤,百世的均重为0.3公斤。他认为政府可能只看重每票1.4元的最低收费标准,并将其当作底线,但没有把均重涉及到收费标准中。

  极兔官网称,其英文名“J&T”象征着Jet(喷气式飞机)和Timely(及时)、Technology(科技),目前在全球拥有近35万名员工,业务已经覆盖中国以及包含印度尼西亚在内的7个东南亚国家。

  从诞生时起,极兔就带有步步高系挥之不去的烙印。据北京科技大学官网,李杰1998年从该校毕业后加入江苏安徽步步高公司,2008年出任OPPO苏皖地区总经理。之后,李杰成为了OPPO印尼创始人,并于2015年创办东南亚第一电商快递公司J&T Express。

  几乎在Robin Lo到清华学习的同时,极兔已经开始谋划组建中国业务。华东某县级市的极兔员工梁文(化名)告诉搜狐财经,他的老板为OPPO加盟商。2019年8月,他们部分员工接到了准备干快递的通知。

  此后的三个月,这些原本从事手机行业的员工,学习了快递行业知识。2019年12月,梁文转岗进入极兔,东南沿海省份的极兔加盟商准备起网,但疫情打乱了2020年1月起网的计划。2020年3月,极兔对外正式宣布起网。

  在宣布起网的公开信中,李杰称,要在2021年冲击快递行业日均2000万单的“盈利生死线年内做到中国快递前三名。接下来,极兔向外界展示了其狂奔的速度。

  据《潜望》报道,2020年6月、10月以及2021年初,极兔日单量分别达到500万单、1000万单、2000万单的里程碑。而2020年下半年韵达、圆通、申通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政策,并未阻挡住其扩张的脚步。

  梁文认为,极兔快速崛起的原因主要有两点,一是拼多多给量,二是加盟商有钱。上述受访人士均表示,极兔早期的单量基本源于拼多多的电商件,后来增加了抖音、快手等直播带货平台的快件,但绝大部分仍出自拼多多。谢林还称,拼多多在处罚政策、社区团购业务上对极兔也有支持,极兔已经开始承接多多买菜的同城配送。

  尽管未否认极兔与拼多多有密切关系,但梁文对这两种说法并不认同。他表示,拼多多对极兔没有政策倾斜,考核和通达系是一样的。多多买菜没有交给极兔各城市独立运营,只是极兔有的区域自己承接了。

  随着极兔不断站上风口浪尖,拼多多也在试图在舆论上对其保持一定距离。4月8日以来,拼多多两次发布声明称,春节期间同极兔开展的特约保障合作已经结束,平台发货规则按照统一标准执行;拼多多对极兔无投资关系、无特殊合作、无政策倾斜。

  加盟商有钱,指的则是OPPO、vivo等步步高系加盟商的雄厚资金实力。梁文称,手机加盟商手上都有大量的现金流,而OV不上市不公布财报,他们加盟商都不差钱。

  两个细节印证了这种说法。由于极兔要求一级加盟商也要裂变,周霞此前的上级加盟商需要将他的片区拆分为三。这位同样代理OPPO的加盟商认为,自己又不是撑不起大片区,拆分后挣点小钱也没有意思,干脆就将整个片区转让了。

  谢林经常与通达系的加盟商见面,但多数情况下只能遇到极兔的职业经理人。他说,通达系加盟商把全部身家压在快递上,凡事喜欢亲力亲为。而极兔的加盟商比较有钱,所以他们会请天天、优速、速尔等没落快递公司的从业者过来管理。

  另一方面,极兔巨额亏损也是不争的事实。据《Tech星球》5月8日报道,一位与极兔关系匪浅的蓝总在录音中表示,2020年极兔的单票亏损超过1元。目前其单票收入为2.1~2.2元,单票平均亏损为0.2~0.28元,总部日亏损为500万元。

  在此情况下,极兔开启了补血计划。据《晚点LatePost》4月7日报道,极兔已完成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,投后估值为78亿美元。这一估值金额,仅次于国内加盟制快递领头羊中通,以及两家直营制快递巨头顺丰、京东物流。

  但极兔的野心并未因亏损而减弱。上述蓝总在录音中称,极兔今年双11的日单量目标为3500万单,2022年底的日单量目标为5000万单。财报显示,2020年中通业务量为170亿单,为行业最高;日均单量约为4660万单。这意味着极兔已将快递业务量一哥中通视为对标企业。

  而在梁文看来,快递营收一哥顺丰对极兔的下沉威胁,也值得警惕。2020年下半年,顺丰的低价加盟式业务丰网进入测试阶段。梁文认为,丰网不会变成另一家通达系公司,顺丰的大数据、路由规划以及鄂州机场都是保障,“给极兔的时间还有不到一年”。